红茶十三

【黑帆】(Thomas/James)故事之初,故事之末 1/4

被《黑帆》里这对西皮这个极圈给饿到不行了……只好自己产粮了……请原谅本人文笔极渣,剧情流水账,人物还可能OOC,如果雷到的话非常抱歉,但是我对他们的爱是真挚的……本文分攻/受,请注意。

~~~~~~~~~~~~~~~~~~~~~~~~~~~~~~~~~~~~~~~~~~~~~

最开始,不过就是在台阶上的一个转身。

詹姆斯没想到,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自己会一遍遍在脑海里描摹当时的情景。

托马斯•汉密尔顿。

聪明、坚定、富有,或许在詹姆斯最初的印象里还有些不知世事的天真。

然而这一点都不妨碍他被托马斯身上的光芒所吸引。

每一次谈论新普罗维登斯岛的问题时,托马斯那蓝色的眼眸总是令詹姆斯想起他第一次登船所见的晴空大海。

灿烂,明媚,浩瀚,让人心生向往。

詹姆斯本来并不看好托马斯的设想。

过于理想主义的计划迟早会被现实击得粉碎。

拯救拿骚,远不是口头上说的那么容易。

但托马斯永远坚定的态度以及越来越明晰的方案,让詹姆斯渐渐也开始相信这不是一个天真的妄想。

他开始相信托马斯描述下的新世界。

他开始相信托马斯,或许,在某种非理性程度上,超出了他的身份本应持有的旁观态度。

“我支持这个提议。我认为他的提议很有说服力。他的目的正派且真实,而您的说法稍欠不足,先生。我会立即向亨尼斯上将转达我的这些看法。现在您该离开了,先生!”

詹姆斯本该像托马斯事先说的提出否定意见。

然而汉密尔顿伯爵对托马斯的指责,即便他是托马斯的父亲、全英国最有权势的贵族,也令詹姆斯难以忍受。

汉密尔顿伯爵不悦地离开了房间。

托马斯不可置信地说道,“你刚才是让我父亲……”他的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离开他自己的家了吗?”

詹姆斯稍微冷静了下来,开始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

托马斯苦笑着拿下了假发,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或许此刻他更多的应该是头疼的心情,可是方才詹姆斯挺身维护他的态度令托马斯实在难以忽视内心的喜悦。

他呼了一口气,恢复冷静道:“现在他会去给海军军务大臣送消息,还有南部大臣,他在枢密院的朋友,他会不择手段阻止我们的计划。”

托马斯望向詹姆斯,“而你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詹姆斯抬起头,并不后悔刚才的言行。“人们喜欢怎么说你都行……”

他皱起眉头看向一旁坐着的托马斯,“但你是个好人,该有更多的人这么说……”

托马斯蓝色的眼眸专注地望着詹姆斯。

“也该有人自愿出来维护你。”

在维护托马斯这件事上,情感的冲动似乎总是轻易控制了詹姆斯。在酒馆殴打侮辱托马斯的同僚时,亨尼斯上将的警告也未能让他的这种情绪退却。

詹姆斯知道自己已经越界了。

米兰达坐在桌子的对面,注视着她的丈夫起身成为另一个越界的人。

托马斯走到了詹姆斯的面前,带着温暖的目光轻搭上他的肩膀。

他们从未这么靠近过。

詹姆斯觉得自己紧张的呼吸声都会被托马斯听见,可他只能望着对方的眼眸而无暇顾及。

眼神交汇中,托马斯又向詹姆斯靠近了一步。

突然之间的亲密让詹姆斯下意识地向后试图保持距离。

或许他已经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这点犹疑是理智所作的最后努力。

然而托马斯凝视着他的目光是那么热切,靠过来的气息是那么美好,詹姆斯只能听从自己的内心向托马斯微微靠了过去。

这仿佛是个许可的讯号。托马斯低头吻上了詹姆斯的嘴唇。

从此刻开始,一切都有了不同的意义。

只是当下,他们都只能专注于感受彼此。

詹姆斯微抬起头迎合的态度让托马斯受到了鼓舞。他抬起手指轻抚上詹姆斯的脸颊,再次吻上了他的嘴唇。有别于方才有些小心翼翼的温柔,托马斯这回显得更为深情和热烈,特别是在他感受到詹姆斯搂上他腰侧的时候。

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在汉密尔顿伯爵刚离开的房间里,詹姆斯正和他的儿子当着他的儿媳妇面热吻。

如果汉密尔顿伯爵转身回来或者任何一个仆人进来必然会目睹这一有违世俗的情景。

这会是一桩丑闻,在普通人的眼里甚至是致命的。

詹姆斯不得不意识到这一点,虽然他能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托马斯传递过来的感情,希望自己能无所顾忌地沉醉其中,但这不应该发生,他不能放任自己的冲动去危害托马斯。

这不是他与米兰达的私情。

而是远超出其上的渴望与危机。

詹姆斯抬手轻按住托马斯的胳膊,侧过脸避了他的吻。

一切还来得及。

退回彼此的边界。

托马斯蓝色的眼眸微微闪烁着,他注视着詹姆斯重新变得克制的面容,慢慢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他和詹姆斯的距离。

“……现在,我们必须立刻行动起来,赶在我父亲之前召集人手。”


那天夜里,詹姆斯躺在自己公寓的床上难以入睡。

月光透过白色窗帘安静地落入房间。詹姆斯盯着头上倾斜而有些老旧的墙顶,在寂静中,耳边似乎又响起了托马斯和汉密尔顿伯爵争执时的声音。

他抬手盖住自己的眼睛,试图打散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身影,却又忍不住想起托马斯吻他时留在他嘴唇上的记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他和托马斯在书房里讨论拯救拿骚的因素?

从他在港口看着托马斯救济穷人?

亦或是,从他第一次走上台阶见到托马斯?

詹姆斯不能再想下去了,明天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

托马斯说的没错,汉密尔顿伯爵必然会全力阻挠他的计划。

眼下詹姆斯必须集中考虑的是如何帮助托马斯渡过难关。

一切犹如昨日,不应有任何改变。


评论(1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