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黑帆】(Thomas X James)故事之初,故事之末 2/4

第二天,詹姆斯到达托马斯府邸的时候,彼得已经先一步和托马斯进行商议了。

米兰达将詹姆斯迎进来的时候,一双眼睛藏着话,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轻拍了下詹姆斯让他进去。

托马斯站在大厅里面,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詹姆斯。他注视着詹姆斯,却没有首先开口和他打招呼。

彼得回身看到詹姆斯,先走了过来迎接道:“你来得正好,我们刚讨论到海军的意向问题。”

詹姆斯向彼得点了下头,然后保持克制而平静地看向了托马斯。

“考虑到我父亲对海军军务大臣所造成的影响……”托马斯触碰到詹姆斯的目光后随即将眼神移向了别处。“我们必须充分衡量手中的筹码,如果能让海军至少保持中立,对我们来说就已经相当于增加了一分胜算。”

詹姆斯微皱起眉头,试图忽视心里因托马斯的眼神而产生的动摇。他坐下来摆出冷静的口吻分析道:“目前我们正与西班牙交战,对海军来说拿骚更像是一滩浑水,搅进去未必能获得什么好处,反而还可能赔上宝贵的兵力。”

“他们并没有看到拯救拿骚背后的巨大利益。”托马斯补充道。“如果延续过去的方式,不仅是海军,整个英格兰都将蒙受灾难性的损失。”

彼得对海军提出了质疑,“他们大可以躲在议会背后,只要简单听从议会的决定就好了。海军的态度几乎可以预见。”

“如果我们寻求拿骚皇家总督的支持呢?”詹姆斯提议道,“他是这个方案最有发言权的人。”

“站在利益角度,我们很难提出更甚于拿骚的谈判筹码。”彼得敏锐地指出了要害。

“再多的揣测都不如亲自去拿骚走一趟。我可以去那调查拿骚的现状,并且直接去说服总督。”

詹姆斯的自告奋勇让托马斯的目光转向了他。这个方案无疑是具有危险性的。即便托马斯在心里对拿骚的未来已经做了全盘的计划,但眼前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他不能放心让詹姆斯前往,尤其不该是在昨夜之后。

“目前的局势仍不明朗,这个想法还是过后再议。”托马斯轻描淡写地拦住了詹姆斯的提议。

詹姆斯看了下托马斯,最终也没再说什么。

那之后,他们三人又讨论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彼得府上的人因事过来请彼得回去,关于拿骚的话题才暂告一段落。

彼得一走,大厅里就剩下詹姆斯和托马斯两个人。

托马斯转过身看向詹姆斯,眼眸里传递着太多复杂的情绪,以至于詹姆斯本能地采取了回避态度。

“我也需要回去找亨尼斯上将再谈谈。”

就这样,自然地回到原处。

詹姆斯告诉自己,克制是最好的办法。

托马斯并不愿意这样自欺欺人,他向詹姆斯走近了一步,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米兰达走进来了。

詹姆斯抓住这个气氛被打破的时机,对托马斯点头行礼道:“具体情况我会再回报。”

米兰达微皱起眉头,有些担忧地看着詹姆斯。

“夫人。”最终詹姆斯也只是向她点头行礼后就离开了。

望着托马斯目送詹姆斯离去的神情,米兰达只能轻抚上丈夫的手臂,意识到有些事情远比她所想的更为深刻。


那之后又过了几日,詹姆斯再次到托马斯府邸去报告海军动向时,被仆人告知托马斯和米兰达都各自外出还未回来。詹姆斯本想先回去,晚些时候再来拜访。仆人却说托马斯出门前交代如果詹姆斯前来就让他先在书房等候。

“主人已经出去一段时间了,应该不一会儿就会回来。”似乎察觉到詹姆斯离去意图的仆人又礼貌地补充了一句,然后伸手接过了詹姆斯摘下的海军帽。

托马斯的书房对詹姆斯来说并不陌生,毕竟他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和托马斯不知商议过多少次拿骚的事情了。

桌上摆放的书页还停留在前几日詹姆斯在这时候的模样。

他从没一个人在这间书房待过,望着书桌前属于托马斯的空椅子,忽然间一种难以言明的不安感就像蚂蚁一样爬上詹姆斯的心头。

人们总是会分别的,区别在于一无所知地突然面对,还是即便有所预感却也总是错过准确时机。

詹姆斯的父亲就是突然离世的。

当詹姆斯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回到空无一人的老屋时,才恍惚地想起,上一次和父亲见面大约已经是两年前了。

他们甚至没有过正式的告别。

在帮助托马斯实现拿骚的设想后,詹姆斯应该回到海军去继续努力出人头地。或许,在托马斯想起他的时候,他还可以作为一名友人参与托马斯的宴会。

詹姆斯并没有继续再想下去,多愁善感从来不该是他的选项。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向了托马斯那些密密麻麻的藏书。

詹姆斯走上前去,手指轻轻巡过那一排的书脊,最后停在一本书上,将它抽了出来。

——从他我接受了一种以同样的法对待所有人、实施权利平等和言论自由平等的政体的思想,和一种最大范围地尊重被治者的所有自由的王者之治的观念;我也从他那里获得一种对于哲学的始终一贯和坚定不移的尊重,一种行善的品质,为人随和,抱以善望,相信自己为朋友所爱;我也看到他从不隐瞒他对他所谴责的那些人的意见,他的朋友无需猜测他的意愿;这些意愿是相当透明的。

(《沉思录》第三部分摘选 马可•奥勒留著 何怀宏译)

“抱歉,等久了吗?”

托马斯一回来听说詹姆斯已经在书房等候,没来得及休息下就立刻过来了。

他边道歉边开门进来,正对上詹姆斯从书中抬起的目光。

直视着托马斯的那双蓝色眼眸仿佛最幽深的大海,却又在光芒下不小心折射出一丝隐藏的碧绿,足以令人窥视一二。

詹姆斯捧着书,就那样望着托马斯,一时间竟忘了有所回应。

“……怎么了?”

托马斯稳住了自己的呼吸,反手轻轻关上门。

门锁扣上的声音让詹姆斯回过神来,他低下目光,把手中的书重新放回了书柜。

“……没什么,等待的时间里随意翻了下书。希望你别介意。”

托马斯走到詹姆斯的身边,转眼看向书柜中詹姆斯刚放进去的那本书,若无其事地用手指轻抚上书脊,仿佛指尖上还能感受到残留的一丝温度。

“当然不会。你的西班牙语最近怎么样了?”

托马斯收回指尖,转向詹姆斯微笑问道。

“……我想,还需要极大的努力。”

詹姆斯苦笑着轻挑了下眉梢,自我调侃起毫无进展的西班牙语学业。

“或许我可以借你几本书,说不定能有些帮助。”托马斯一边说着,一边微向詹姆斯方向靠过来,伸手在左上层的书架上搜寻着。

“不急,我可不希望你仓促之下选出几本晦涩又枯燥的书。”詹姆斯笑着轻低了下头,随即抬眼看向托马斯,“相信我,对西班牙语我已经够没好感了。”

托马斯也笑了起来,“我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似乎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对话了,托马斯望着詹姆斯眼中的笑意,觉得一切又充满了希望。

他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指轻触上詹姆斯的脸颊,正想低头亲吻上那嘴唇时,詹姆斯却先一步退开了。

“……这几日与亨尼斯上将交谈后,我觉得虽然目前海军不作明确表态,但只要有适当的助力,让他们站到我们这边也不是不可能。”

詹姆斯侧过身,习惯性地微蹙起了眉头,用汇报式的口吻开始说明情况,仿佛方才那一瞬间的悸动不过是虚影。

托马斯注视着詹姆斯的侧脸,缓缓地收回了手指。他低下眼眸,努力掩饰因詹姆斯的拒绝而动摇的情绪。

有些事情,一旦跨出去一步,就永远不可能回头。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