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黑帆】(Thomas X James)故事之初,故事之末 4/4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托马斯时不时就会跑去詹姆斯的住处过夜。

两人共度的那段时光虽然短暂,却是那么的幸福,长久以来,那是詹姆斯心里任何人都无法夺走的最珍贵的宝物,也是无尽黑夜中驱使着他继续航行的远灯。

他还记得托马斯把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送给他时的情景。

他还记得自己翻看到托马斯留在扉页上的话时,托马斯吻向自己眉间的温柔。

早晨的时候,詹姆斯会醒的比托马斯更早一些。他习惯站在窗边,紧抿着嘴角,一脸沉思地望着窗外的伦敦逐渐苏醒。

然后托马斯醒来,会走到他的边上,靠着窗户的另一侧对他微笑。

他们会互相轻靠着彼此的额头,感受那一刻宁静的幸福。

托马斯会靠在他的床上,用那温稳的嗓音为他读《沉思录》。

——皇帝写道:“你要成为怎样的人?你要像峙立于不断拍打的巨浪之前的礁石。它巍然不动,驯服着周围海浪的狂暴。我听到你说,我是如此不幸才有此事发生在我身上,但此言差矣。或许该说,我是如此幸运,未被过去之事所打倒,亦不为将来之事而恐惧。人人皆会遭遇不幸,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欣然面对,从不妥协,毫无怨言。”

“这确实很难做到。”詹姆斯坐在床边回头看向托马斯笑道。

“如果容易做到,《沉思录》又怎么会成为经典?”托马斯从书中抬起眼望向詹姆斯轻笑着。他喜欢为詹姆斯读书时,詹姆斯流露出的放松而温暖的神情。

“詹姆斯?”见詹姆斯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托马斯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詹姆斯微笑着躺上床,轻轻搂着托马斯,靠在他的身边。

“……托马斯,我应该去一趟拿骚。”

托马斯放下了书。

“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拿骚总督的支持对我们的计划具有什么样的意义,我们都很清楚。必须是我去,也只能是我去。”

托马斯没有说话。

“快的话一个半月,慢的话最多两个月我就会回来。”

“……你已经做好了决定。” 托马斯低垂着眼眸低声道。

“……是的。”詹姆斯的回答很坚定。

“你告诉米兰达了吗?”

詹姆斯从未和托马斯提过跟米兰达的关系,此时托马斯忽然说起米兰达,他一时间有些动摇了起来,“……没有。”

“你应该告诉她。”托马斯说道,“她对你的担心不比我少。”

詹姆斯在心里思忖着如何告诉托马斯他和米兰达的事情。

托马斯却早已知道詹姆斯的顾虑似的,自然地开口先说了出来,“我知道你和米兰达之间的事。”他低眸看着詹姆斯,“不用担心,这不会对我产生困扰。”

这就是托马斯,爱他所爱的人,关乎尊重、平等、自由,而无关世俗与束缚。

正是这样的托马斯,让詹姆斯无法自拔地被他吸引,愿意和他一起去实现理想。

托马斯轻靠着詹姆斯的额头,“答应我,平安回来。”

詹姆斯说的没错,眼下拿骚的事情需要詹姆斯走这一趟。虽然托马斯极不愿意和詹姆斯分开那么久的时间,更担心远去拿骚后詹姆斯的安危,然而他只能做出妥协。

“我答应你。”詹姆斯抬起头轻吻了托马斯的嘴唇以示承诺。


那时候,詹姆斯一心想着和托马斯一起实现拿骚的理想,没想到一场可怕的毁灭性危机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那些琐碎而美好的幸福让他忘记了,自己和托马斯原本是站在什么样的悬崖边上。

三个月后,敌人以最讽刺的方式击败了他们。

——我是想替你辩解的。我想提醒自己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让自己痛苦的弱点。我想帮你克服自身的缺点,但不是这种,这过于伤风败俗,弃之不顾太过让人作呕。你完了。

——你以为我不会听说你干的好事吗?就在我自己的家里?一点流言蜚语我都不会听闻吗?这一切将静悄悄地结束,永远地,以我选择的方式结束。

他甚至没能见到托马斯最后一面,就和米兰达一起被这个文明社会永远流放了。

不久之后,他们收到了彼得的信。

托马斯死在了贝特莱姆皇家医院。

他没办法去想象托马斯一个人是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否则他不撕碎这个世界就只能撕碎自己。

那长长的,压抑在胸中的苦痛,化作了黑暗中的怒火,支撑着他一次次在漫无边际的暴风雨中航行。

直到那一天,米兰达告诉了他阿尔弗雷德•汉密尔顿的踪迹。

他没有停歇地追踪玛利亚•艾琳号数个月,终于换得了手刃仇人的机会。

那个当初冷眼鄙夷他,轻易就毁灭了他和托马斯的人,跪在他的面前苦苦哀求着,完全没有认出眼前这个凶狠的海盗就是当初的詹姆斯•麦格劳。

托马斯是否也曾恳求过你顾念父子之情?!

你夺走了我在海军那么多年的努力,夺走了我和亨尼斯上将父子般的感情,夺走了我的尊严和希望,夺走了托马斯!你夺走了托马斯!

你怎么还有嘴脸向我求饶!!

詹姆斯举起刀砍了下去,汉密尔顿伯爵夫妇的鲜血溅了他一身。

他在血与泪之间无声地怒吼着,仿佛一头深陷噩梦的野兽。

那之后,詹姆斯渐渐地不再做关于过去的梦了。醒来的滋味太过苦,他只能一遍遍提醒着自己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

米兰达和他相互扶持,支撑着他渡过了十年海上漂泊和厮杀的日子。

而就连这一最后的慰藉,与过去回忆间的唯一羁绊,与詹姆斯•麦格劳的联系,都在查尔斯敦被鲜血和火焰埋葬了。

从那之后,他就只是詹姆斯•弗林特,那个人们口中穷凶极恶的海盗头子,那个黑暗世界里嗜杀好战的野兽。

他需要战斗。

他需要抗争。

他需要毁灭。

燃烧那所谓世俗的文明世界,让那火焰取代他们的光明,让他们看清黑暗世界里他们所制造出的这头愤怒野兽。

一切本应该如此。

西尔弗却阻止了他。

詹姆斯被强制送到了萨凡纳。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身影。

这么多年来,即使他已不再去回想,却从未有一刻忘却的身影。

那个身影慢慢地向他转了过来,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他走上台阶,开口问道……

——托马斯•汉密尔顿勋爵?

那个高挑的身影转向他……

——啊,你是海军司令部派来的联络员吗?

詹姆斯缓缓地走向了托马斯,仿佛穿过这么长久以来的可怕噩梦,而他最终醒了过来。

十余年的分别,他早已不是当年那般的面容,而托马斯也沧桑了许多。

他们相互注视着,小心翼翼地确认着梦境与现实的区别,然后再也无法控制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彼此的温度和相拥的实感都再次表明,这不是又一场的梦境,而是比梦境更令人难以置信的现实。

詹姆斯紧紧抱着托马斯,泪水早已克制不住地滴落在托马斯的肩头上。他害怕一松手,托马斯又会像在无数次的梦中一样消失不见。

托马斯搂着詹姆斯的脖子,轻靠着彼此的额头,正如十余年前的清晨,他们在詹姆斯住处的窗边那样。

他低头吻上了詹姆斯。

他们再次抱紧了彼此。

这一次,再也没人能让他们分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