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敦刻尔克](Collins/Farrier)Highway Style(现代AU)第三章

事情是这样的,一开始不过就是好奇心作祟,当然还有些不可知的神秘因素目前柯林斯还没想清楚。

不过他从来就不是想不明白就不行动的人。事实上,他比他自己所认为的更加行动派。

所以当他搞明白那家修车店不是什么黑帮窝点,法瑞尔也不是什么黑帮混混后,就更为放心大胆地频繁往修车店跑了。

“嘿,哥们,你最近是不是和哪个美女开始约会了!”死党彼得抓住下了课就急匆匆要跑的柯林斯。

“什么?”柯林斯回头皱了皱眉头,“没有。”

“别骗我了。”彼得一脸奸笑,“是不是克莉丝汀?上次菲欧娜的生日会,我就觉得你们俩个有来电!”

“有吗?”柯林斯惊讶道。

“你还装?那可是全学院有名的美女!如果不是和她约会,这段时间你都不见踪影是干嘛去了!”

“修车店。”

“哈?”

“我要走了,回聊。”柯林斯说完,摆了摆手就跑了。

“修车店?”彼得看着柯林斯跑远的身影喊道,“这借口找的也太烂了吧!”

然而真相往往就是这么简单得令人意想不到。

自从上次和修车店老板卡特的友好会面后,他们就像达成了某种共识,柯林斯有空的时候就常跑去修车店转悠。

一来二去的,有意无意之中就知道了法瑞尔不少的事情。

比如,法瑞尔喜欢狗,以前养过一只金毛犬,名字叫盒子。

卡特无奈地说,在取名字方面法瑞尔真是一点天分都没有。

盒子寿终正寝之后,法瑞尔就没再养过狗。

又比如,法瑞尔讨厌花生酱。

他可以心平气和地喝下一大瓶威士忌,却受不了一小口花生酱的味道。

对此,卡特的说法是,哦,他才不是花生过敏,他只是没从童年时差点被一粒花生米噎死的阴影中走出来。

法瑞尔差点就把起子朝卡特的头扔了过来。

除了类似以上细小的事情外,柯林斯还拿到了法瑞尔的电话号码。

“万一我的车子路上抛锚了,至少可以给你打电话求助。”

“……手机拿过来。”

法瑞尔直接把号码输进了柯林斯的手机里。

“有事打这个号码。”

总而言之,柯林斯已经不计较法瑞尔是个可能觊觎他的同性恋了。

他从来都不是恐同主义者。

小时候妈妈也总是教导他,多交些朋友总是好的。

然而,妈妈也说过,天有不测风云。

那个风云的名字叫做凡妮莎。

“法瑞尔!我回来了!”那个深皮肤的美女一进店里就直奔法瑞尔,伸拳要打向他的肩膀。

法瑞尔笑着轻松地用单边手掌接下她打过来的几拳,然后张开手臂抱住扑过来的她。

柯林斯认识法瑞尔以来,还从没见他笑得那么开心。原本上挑的眉梢都跟着眼睛一起弯了下来。

凡妮莎搂着法瑞尔,用力地在他脸颊亲了一口。

卡特跟在后面走了进来,“你快勒死法瑞尔了。”

凡妮莎回头朝卡特吐了吐舌头,“爸爸你就别吃醋了!”

“欢迎回来,小疯子。”法瑞尔笑着摸了下凡妮莎的黑长发。

啊。柯林斯的心里像有一颗弹珠从高空砸了下来。

原来他也会摸别人的头。

这时凡妮莎松开法瑞尔的脖子,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柯林斯。

“嘿,这个帅哥是谁?”

“柯林斯,法瑞尔的朋友。”卡特指了指凡妮莎,“我们家的疯姑娘,凡妮莎。刚从中国旅游回来。”

“嗨,柯林斯。”凡妮莎笑着过来打招呼。

“嗨,凡妮莎。”柯林斯让自己挂起个微笑。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个可爱的朋友。”凡妮莎回头看向法瑞尔。

“他可和你同年。”法瑞尔走了过来。

“什么?!”凡妮莎惊讶道,“啊,抱歉。”

柯林斯无奈地笑了下,“习惯了。”

“你的中国神秘之旅怎么样?”法瑞尔向凡妮莎问道。

“我有一大堆的感想要说!真是太有意思了!你就该和我一起去!”凡妮莎激动道,“我看到了好几只小的熊猫!哦,它们真是太可爱了!”

“你抱到它们了?”法瑞尔瞧着凡妮莎眉飞色舞的样子笑道。

“我真希望我能抱它们!游客只能在外面看,可是它们离我就那么近!法瑞尔,你知道熊猫幼崽怎么叫吗?”凡妮莎嘿嘿笑着得意问道。

法瑞尔甚为苦恼似地皱起眉头,“像是……‘嗷呜’?”

“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法瑞尔学的叫声逗乐的凡妮莎忍不住拍着法瑞尔的肩膀大笑了起来。“法瑞尔,你,你真是天才!”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柯林斯听着法瑞尔学的叫声也不禁想笑,可又因为没法介入法瑞尔和凡妮莎之间而觉得有些尴尬和不是滋味。

他可不知道原来法瑞尔还会为别人学什么熊猫的叫声。

法瑞尔自己也被自己和凡妮莎逗乐了似的笑了起来。

柯林斯跟着笑了笑,没有看到法瑞尔投向他的目光而觉得有些失落。

“一回来就没完没了的,去那边坐下来聊吧。我去泡壶茶。”卡特挥了下手,把笑声噪音源赶到一边去。

“我来帮你吧。”柯林斯赶紧跟上卡特,让自己暂时从苦闷中解脱出来。

那边凡妮莎已经又和法瑞尔说起了中国的美食和奇怪的风俗。

“她从小就这么疯,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卡特得意地笑着从柜子里拿出了茶盒。

“性格开朗挺好的。”柯林斯拿起糖罐。

“我以前还担心过她这脾气以后谁愿意娶她。还好,上帝保佑。早就在身边准备着了。”卡特端起茶盘朝柯林斯挤了下眼睛,神秘兮兮地笑道,“收个好徒弟永远错不了。”

柯林斯愣了下。

所以,这才是真相。

法瑞尔不是个黑帮混混,只不过是个手臂有刺青、曾经打过拳击的修车工。

他也不是喜欢柯林斯的同性恋,而是已经有了美丽未婚妻的异性恋。

什么啊,原来不过是这样。

柯林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飘浮着的心沉了下来。

枉费我为了不想伤害他的感情还努力回应。

那之后的近半个月,柯林斯都没有在修车店露过面。

卡特疑惑地问法瑞尔,“最近是不是学校要考试了?怎么都没见柯林斯过来了?”

法瑞尔拆着车架的手停顿了下,“不知道。”

“好多天没见到人了,真是有点寂寞啊。”卡特斜眼看着还在专心拆车架的法瑞尔。

“你为什么不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卡特凑了过来。

“我没有他的电话。”法瑞尔走到一边去拿工具。

“他没给你打过电话吗?!”卡特又跟了过来,惊讶道。

“没有。”法瑞尔重新走回车边,用千斤顶把车子抬高了起来。

“他不是喜欢你吗?”卡特皱起了眉头。

法瑞尔看了他一眼,躺在修车躺板上滑进了车底。

没过几天,法瑞尔就弄清楚柯林斯没再露面的原因了。

他把修好的车开去给客户时正好看到了柯林斯。

还有他身边正亲密挽着他手臂的女孩。

两个人似乎正开心地聊着什么。

法瑞尔没有开口打扰,开着车径直从他们身边经过。

他抬眼看了下后视镜中两人的身影,便接着继续专心开车了。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