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敦刻尔克](Collins/Farrier)Highway Style(现代AU)第五章

他看见脚下漫无边际的天空,头顶浩瀚无垠的大海,在天与海之间他就像一只老鹰自由地翱翔回旋,享受着颠倒世界的独特壮丽。

世界仿佛只有他一个存在。

在耳边伴随的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

这是他的领域,他的战场,他的命运。

他飞过陆地,越过大海,落在沙滩。

时间到了。

子弹刮着风呼啸而来。

话语声在他耳边模糊不清。

——很抱歉。

他听不清楚。

视线摇晃着,对方的身形随着光影幻化成了斑驳的色彩。

——……他……撑过来……坠落……尸骨……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战斗机朝他俯冲而来,砸向了地面。

法瑞尔猛然睁眼惊醒过来。

床边的手机铃声还在响着。

“妈的……”

他嘴里骂了一句,擦去额头上因噩梦冒出的冷汗,伸手关掉铃声。

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法瑞尔拿过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仍然锲而不舍地拨打中。

“……”他接听了电话。

“……”手机另一端的人迟疑着,“……法瑞尔?”

法瑞尔轻叹了一口气。

“……是法瑞尔吗?”柯林斯有些慌张的声音在手机里传来。

法瑞尔看了眼闹钟,凌晨一点半。

很好,还不算太晚。

“……给我个三更半夜吵醒我的好理由。”他轻揉了下太阳穴,脑袋不知是因为做梦还是因为被吵醒而有些隐隐作痛。

“我……我只是想你说不定还没有睡……”柯林斯的声音低了下去。

“我睡了。”法瑞尔刚被吵醒的声音又低又哑,显得极有威慑力。

“抱歉!”柯林斯显然觉得自己惹怒了法瑞尔,不安地急忙道歉了起来。“我就是……”

“什么?”法瑞尔皱着眉头闭起眼睛。

“……我能去找你说说话吗?”

柯林斯的声音里流露出的低落情绪让法瑞尔又睁开了眼睛。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

“……过来吧。”

法瑞尔就住在修车店的二楼。他起床套了件背心,用冷水洗了把脸就下楼去等柯林斯了。

过了一会儿,那辆熟悉的车子就开来了。

法瑞尔看到下了车的柯林斯时愣了一下。

“你的脸怎么了?”

柯林斯原本白净的两边脸颊上各多了些红印,显得很是狼狈。

法瑞尔走过去捏着柯林斯的下巴,仔细查看了下那脸上的痕迹。

他的拇指刚轻碰了下伤痕,柯林斯一边的眉头就因痛拧了起来。

“谁打你的?”法瑞尔的声音里隐隐有些怒气。

“……克莉丝汀。”柯林斯微低下头小声道。

“克莉丝汀?”法瑞尔惊讶道,“她为什么打你?她能把你打成这样?”

“她上过空手道的课……”柯林斯有些愧疚道,“我们分手了……”

法瑞尔更惊讶了,“你们傍晚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柯林斯低头寻思着要怎么解释这个事情。

法瑞尔显然把他的沉默当作是感情受挫后的沮丧,张开双臂搂了下柯林斯以示安慰。

“!”柯林斯的心脏差点漏跳了一拍。他闻到了法瑞尔身上淡淡混杂的肥皂味和烟草味,还有那薄薄布料下结实身体传过来微热的体温。

“你的脸看起来又红了。”法瑞尔皱眉问道,“有冷敷过了吗?”

柯林斯一时说不出话,就摇了摇头。

“我给你去拿冰袋。”法瑞尔抬手摸了下柯林斯的头,转身上楼去拿冰袋。

柯林斯摸着自己刚才被法瑞尔摸过的头,不禁有些开心地弯起了嘴角。他抓起自己衣服的前襟闻了闻,仿佛那里还能汲取到法瑞尔身上的味道。

楼梯上的脚步声响起,法瑞尔下来了。柯林斯赶紧松了衣襟看向法瑞尔。

“拿这个捂着脸。”法瑞尔小心地把冰袋靠上柯林斯的脸颊。

柯林斯从没见过法瑞尔这么温柔的模样,盯着近在眼前的法瑞尔一时间忘了接手。

“自己按着。”法瑞尔皱眉抬眼看向柯林斯。

柯林斯赶紧按住了法瑞尔的手。

“不是我的手,是冰袋!”法瑞尔烦躁地吼了一句。

柯林斯慌忙松开手改去接住冰袋贴着自己的脸颊。

瞧着柯林斯这魂不守舍的样子,法瑞尔觉得自己心里也跟着七上八下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包烟,递到柯林斯跟前。

“来根烟吗?”

柯林斯看了眼法瑞尔,小心翼翼地抽出了一根。

法瑞尔自己也拿了一根烟咬在嘴里,又点开打火机凑近柯林斯。

“谢谢。”柯林斯根据有限的吸烟经验,不太熟练地用手指夹着烟,然后含在嘴里低头靠近打火机点燃了香烟。他用力吸了一口,差点被浓烈的烟味呛了一下。

法瑞尔看见柯林斯的样子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自己也低头点着嘴里的香烟,吸了两下,长长地吐出一口烟来。

柯林斯有些着迷地看着眼前吞吐烟雾的法瑞尔。烟气从他略厚而性感的嘴唇中飘出,缭散到柯林斯的面前。

“听着,被女人甩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当是积累经验。”法瑞尔又吸了口烟,看着柯林斯道,“你以后还会遇到很多人。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在你身边停留的时间都不长,如果他们值得你日后回忆,就别忘记,如果不值得,就别在意。”

“或许你和克莉丝汀只是不合适。”法瑞尔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安慰的话。

“呃嗯……”柯林斯把冰袋换到另一边脸颊捂着,看着法瑞尔有些犹豫道,“不是她甩了我。”

“什么?”

“事实上,是我主动提的分手。”柯林斯婉转道。

“为什么?”法瑞尔意外道。

“就像你说的,我觉得……”柯林斯看了下法瑞尔,又移开目光接道,“我和克莉丝汀不合适。当初我不该答应交往的。”

法瑞尔叼着烟,微微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绞尽脑汁用来安慰失恋的话都被柯林斯说出的真相给憋了回去。他吸了抽烟,把香烟夹在手上想了想。

“那你干嘛来了?”最后他只能冒出这句。

“我……”柯林斯不敢看法瑞尔的眼睛,“我另有喜欢的人了。”

“你劈腿了?”法瑞尔挑起一边眉梢盯着柯林斯犀利地问道。

“没有!”柯林斯连忙否认,“我只是没搞清楚自己的心意前错误地答应了克莉丝汀……”

“然后你发现自己其实另有真爱后,就把克莉丝汀给踹了?”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柯林斯低声道。

“哦,伙计……”法瑞尔看着柯林斯,“你真该感谢克莉丝汀手下留情。”

“我知道。”柯林斯无奈地笑了笑。

“那你三更半夜一脸沮丧地跑过来是为什么?”法瑞尔皱眉道。

“我喜欢的那个人……很快就要结婚了。”柯林斯小心地说道。

法瑞尔的香烟一下子烫到了手指,他反射性地抖了下手甩掉香烟,心里震惊道这家伙看着傻傻的,怎么一出又一出的没完没了,不会是被哪个有夫之妇当小白脸给骗了吧?

“你觉得我还可能有机会吗?”柯林斯认真盯着法瑞尔问道。

就算是有夫之妇也没什么。

法瑞尔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口。他弯腰捡起烟头掐进烟灰缸里,又从柯林斯嘴里拿出那没抽多少的香烟一起碾灭了。

“还没结婚,一切就都还不确定。”法瑞尔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么说比较妥当。

“是吗?”柯林斯望着法瑞尔的双眼立刻有了光彩。

“对方比你年长?”法瑞尔见柯林斯这瞬间充满希望的眼神又接着问道。

“嗯。”柯林斯点了下头。

“比你强势吗?”

“嗯。”柯林斯又点了点头。

“你真的爱她?”

“……是的。”柯林斯认真地看向法瑞尔坚定道。

看起来被迷得不行啊。法瑞尔无奈地想道,他至少应该传授点经验给柯林斯。“你想知道怎么把她追到手吗?”

“当然!”柯林斯激动了起来。

“对付年长的女性,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扮猪吃老虎。”

“扮猪吃老虎?”

“先让她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可爱最好掌控的小天使。”

“嗯!”

“趁她放松警惕,到关键时刻掌握主动权。”

“嗯嗯!”

“然后狠狠修理她一顿,你懂我的意思,以后就永远都是你说的算了。”

“哦哦哦!”柯林斯盯着法瑞尔已经兴奋地握起了拳头。

“嘿嘿,冷静点,伙计。”法瑞尔轻笑道,“过后别忘了感谢我。”

“我会的,法瑞尔,我一定会的!”

柯林斯开心地笑着,脸颊上带起两个小酒窝,就像一个天使似的显得特别的可爱。 

评论(2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