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查周大纲脑洞片段)云卷云舒

查周下山后三年。
査老板的戏一票难求。
周西宇每日安心在长明观扫地。
一日,査老板坐车上与周西宇擦肩而过。车停了下来,査老板下了车看着周西宇背影渐渐远去。
第二天黄昏,査老板到了长明观。
周西宇慢慢扫地,忽然停了下来,回过身看着一身月白长衫的査英。
周西宇就像两年前一样平和地微微一笑。
査英淡淡说道,我不来,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面了。
周西宇微笑道,这不是见面了吗。
两年的思念让査英心里有些发堵。
周西宇说,进屋说吧。
査英跟着周西宇进了屋。周西宇放下扫帚,给査英倒了杯凉茶。
査英看着周西宇,问了句,你就不问问我这两年过得好不好。
周西宇给自己也倒了杯凉茶,你是査老板。
査英道,我是査英。
周西宇道,只要你过得好就够了。
査英道,那你呢,一个人在这小庙里扫地?过你的安静日子?
周西宇道,这挺好的。
査英道,是啊,你明明离我这么近,可我若是不来寻你,你断不会主动来见我。扰了你的清净,是不是?
周西宇温温笑道,怎么会。你来了,我很高兴。
査英不说话。
周西宇道,我会一直在这里,有空想起我,就来看看我。
山中十年,到头来也只剩这一两句淡然。
猿击术有三重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査英原以为,天地众生以日月长存,不曾想,在周西宇的眼里,众生万物才是道之所在。
那一点私情执念,于査英是再世重生的骨血,于周西宇又是什么?
周西宇对査英有恩,有义,有情。
恩和义,査英懂。唯情一字,勘作何解,却是査英的挂碍。
周西宇道,既然来了,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晚上,周西宇煮了点粥,从庙后菜园子里摘了点青菜炒了一盘,又拌了份豆豉豆腐,外加一碟他自己腌制的咸菜,就算是晚饭了。
两个人端着碗,相对而坐,默默吃着。
一顿饭吃下来,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
吃完饭,周西宇正要收拾碗筷。査英倒挽起了袖子,从周西宇手中拿过碗筷,自顾自地去洗了。
周西宇微微笑着,拿了抹布把桌子给擦干净。
等査英把洗好的碗筷按原位放好,周西宇已经站在屋外正看着天上的眉月。
査英走了过去。
周西宇道,你看这月亮,与我们山中所见有何不同。不论人世如何变幻,它始终安安静静地在那里。阴晴圆缺,喜怒哀乐,端看望月之人的心境。
査英道,然而不论望月之人作何念想,只怕都是镜中花,水中月。
查英冷道,周西宇,我不会成家。
说完,他转身走了。
周西宇只是望着月,没有回眼,心中不知作何想法。

查英那天晚上回去的神色不好,管家跟了查英两年多,从没看见过他表情这么阴郁的样子。
第二天早上,下人们备上查英喜欢的早点时。一桌精细可口的吃食,查英连筷子都没动,就去了戏院。
早上戏院里没客人,查英随便找了个位子坐着,看着偌大的戏台,心里空荡荡的。

那天早上,周西宇和平常一样的时辰起了床,用过简单的早饭后,拿起他的扫帚去了庙里的桃花树下慢慢扫起了地。
将掉落的花瓣扫作一堆后,周西宇回过头,正要去拿畚斗,从他的身上又掉落了一片不知何时沾上的花瓣。
周西宇看着地上的那片花瓣,嘴角不禁带上了一丝苦涩的微笑。

半年后的一天夜里,查英又来到了长明观。
他带了一个纸包给周西宇。
周西宇拆开来看,是查英的一张照片。武生扮相的他巍然正坐的照片,好好地镶在镜框里。
查英道,你不来看我的戏,我就拍给你看。
周西宇笑了,轻轻摸着相框上那个神情英武的人,一脸温柔。
周西宇道,我会把相片好好地挂起来。
查英看着周西宇的神情,心有所动,问道,今天来得迟,我能借宿一晚吗。
周西宇微笑道,你不嫌弃就好。
说完,周西宇领着查英到了房间道,今晚你睡这。
查英看了一眼床,接道,我和你睡炕。
周西宇认真地看着查英,今晚你就睡这。
查英回道,那你也睡这。
周西宇有些无奈地微微一笑,不打算继续和查英争论,道,不早了,歇吧。
然后他就走出了房门。
只剩查英一人站在房间里。

夜里,周西宇闭着眼躺在炕上,其实没有睡着。
他知道查英走了过来站在炕边。
夜很静,只有两个人平缓的呼吸声。
一如山中十年岁月,彼此的气息味道都是融入骨血的记忆。
周西宇知道查英在看着他,他也不睁眼。
查英站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回了房。
周西宇慢慢睁开眼睛,一夜无眠。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