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北狼】【竞千】轮回劫

补完九龙变,觉得千雪被虐得好惨好惨……然而我竟然写的是北竞王视角……望天……总之,两个字,心疼。人物OOC什么的,大家请见谅……

~~~~~~~~~~~~~~~~~~~

“有可能吗?这有可能吗?”
哈,小千雪。这句话问得太多余了。

 

--王……苏?
--小千雪乖,我叫竞日孤鸣。

 

--王叔,你看那是什么!!
--小千雪,不要走得那么快,小王快牵不住你了。
--王叔快点!
--啊,千雪,等等小王……

 

--王叔,快出来玩,窝在房间里身体才会一直那么差!
--哎呀,千雪,夫子叫你抄定性文你抄完了吗?
--呃……抄完了啊!王叔你比夫子还唠叨!
--千雪,小王对你的关心在你眼里竟是累赘吗?
--你你你,你又说到哪里去了!你不出来玩,那我去找藏仔了!不跟你说了!
--咳咳咳……千雪……咳咳……你……
--好了好了,咳得那么厉害就不要勉强说话了。我先倒杯水给你喝。
--咳,咳……小王无事……定性文……咳咳……
--我抄,我抄就是了!

 

--王叔,王叔,你怎么样了?都快过年了怎么突然就又病得这么厉害?
--……千雪,你来了……小王……无事……
--人都烧得可以煮火锅了,还说没事!那些大夫开了那么多药,没一个管用的!
--呵……千雪,你不是说要学好医术来医好小王吗?咳,小王可以等……
--好了好了,身体不好现在就别说那么多话。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千雪……
--又怎么了?
--你的手凉,在小王的额头上多放一会儿……
--……你好好睡,我在这陪你。

 

--王叔好,祖王叔好……
--哈哈,苍狼乖。我终于也当上王叔了。不过我这个王叔可和别人不一样,不会唠唠叨叨逼人读书。苍狼,王叔知道不少好玩的地方,你要是觉得无聊了,我带你出去玩!
--嗯?千雪,你这个别人意有所指呀。明明是你自己想外出游乐,可别带坏苍狼啊。
--王叔,苍狼还未抄完夫子今天布置的三篇课文,不能出去……
--乖苍狼,你可比其他人都懂事多了。
--喂喂喂,这个其他人是意有所指啊。
--是呀,就是指你啊,小千雪。
--你!好好好,我不在这里陪你练肖话了。我约了藏仔跟心机温仔喝酒,他们还在等我。
--咳咳……你才来一会儿就又要走,千雪,你就这么不愿意与小王待在一起吗?难道真的只有小王大病不起的时候,你才肯多陪我一会儿吗?
--拜托一下,你是虚,不是病!有我在,去他的什么大病!我只是和藏仔他们去喝酒,又不是不回来了!

 

“你……!枉费我,一直将你当作是亲人!”
亲人……有时候,这世上最残酷的就是亲人。千雪,你的愤怒,一如当年的我。今日之势,亦如当年,大局已定。

 

“为……为什么,你能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
我本不想杀你。千雪,你原本可以继续待在我的身边,帮助我,看我成为苗疆最为杰出的苗王。有你与我一起,我们能让苗疆的子民过上更为富足康泰的日子。可惜……

 

“就是为了皇权,就是为了皇权吗!!你就能将所有的亲人都出卖!”
你不懂,千雪。为了今日之局,我已经等待了多长的时间,忍受了多少的痛苦。这条路,不能回头。

 

“竞日孤鸣!!!”
千雪孤鸣……别了,小王的小千雪。

 

 

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我以为,当这局棋终了的时候,我终能卸下面具,真实地体会一下得偿所愿的满足感。

如今,万般滋味,却比漫长等待时还来得复杂。

或许,没能完美收官,总是遗憾。

不该留下的人留下了。

该留下的人却没能留下。

机关算尽,也难违天命吗?

哈。

苍狼是个好孩子。我不忍心让他痛苦。他本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死去。这样,他就不用承受接下来的一切痛苦。

千雪,千雪本该留下。

颢穹孤鸣和苍狼的死会给他不小的打击。与藏镜人反目,他一定很痛苦。

我会给他时间振作起来。

然后……

然后,他本应陪伴我,辅佐我,见证我为苗疆带来的盛世。

 

 

--苍狼啊,读书虽然是很重要,不过对我们苗疆男儿来说,手中的刀够不够快,够不够利才是立命之本啊。要想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就得有绝对的实力。敌人可不会因为你多读了几本书就对你少砍几刀。

--王叔,苍狼明白。

--哎呀,千雪,你想拐苍狼去练武为何不直接说呢?

--我们去练武!

--书还没读完呢。

--王叔啊,我看苍狼敏而好学,这书早读得差不多了,也该是时候改活动下筋骨了。外面日光正好,不如王叔你也一起出来练一练?

--千雪,你明知小王体弱,在武学方面此生怕是难有长进,又何苦如此刺激小王呢?唉……

--哇哇,身体差才需要加强锻炼啊!王叔你的武功不行,那更要让苍狼好好练功了!万一碰到敌人,有苍狼和我一起保护你,还怕什么?

--苍狼一定会保护祖王叔的!

--如此,小王倒是心安不少。乖苍狼,你还有两篇课文没读完,不如让你千雪王叔留下陪你读完,再一同去练武,可好?

--好。

--呃,不要吧?!

--要啊。

 

--王叔?

--嗯?

--你总是一个人待在这屋子里吗?

--小王身体不好,没办法像小千雪一样经常在外面玩……

--嗯……一直在这屋子里好无聊……

--呵,小千雪多来看看我,我就不无聊了。不然,小王只好在这下棋读书,对着窗外数落叶了。

--王叔的身体会好起来吗?

--这……恐怕不是小王能做主的事情了。

--大哥整天忙着苗疆的事,王叔也总是卧床不起……

--小千雪觉得寂寞了?

--……如果王叔的身体能好起来就好了。那些黑黑的药闻起来好臭,看起来就好难喝……

--呵呵,习惯了,苦也就不算什么了。

--等我学了医术,治好王叔,就不用喝那臭臭的药了。王叔就能起来陪我去玩了。

--小千雪不是讨厌读书吗?

--嗯…………为了王叔,我会努力忍耐!

--………………

--王叔?

--小千雪啊,有你在,那些苦,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我本以为,从失去母亲的那一天开始,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除了活下去的执念,以及近乎疯狂的耐心等待,怕就是一层又一层的面具。

如今,终于不用再戴着那些伪装。

那些需要我戴起面具的人都不在了。

那些我处心积虑欺骗,隐瞒,谋害的人。

那些交织在我三十年来回忆中的人。

为什么?

我花了三十年的时间,为了三十年前的回忆而独自背负着,忍耐着,终于得到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

却又开始陷入这三十年来的回忆?

我等了那么久,用了那么长的时间,就是为了让自己从孑然一身又变成孤家寡人吗?

永远摆脱不掉孤独的回忆。

只能一个人经历这不断轮回的劫数。

这三十年来的一切,竟是被自己一手所毁。

哈。

 

 

如果,再有一次的机会……

“在下千雪孤鸣,多谢恩公相救。”

我愿意……

“千雪孤鸣……嗯……熟悉的名字。”

再次戴上面具。

千雪……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