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巴比伦柏林】梦魇过后

警告:隐晦的阿诺/格里安骨科。无文笔无情节无看点,因饥饿而来被雷到的话,万分抱歉。请谨慎观看。如引发心理生理不适,本人无法负责,请速速关闭退离。
~~~~~~~~~~~~~~~~~~~

哦,我可怜无助的弟弟。

看着格里安哭皱了的脸,施密特医生,阿诺就像小时候那样抬手抹掉格里安的眼泪,把他搂进了怀里。

格里安以前犯错被父亲责骂的时候,阿诺都会这样抱住他,轻抚着他的头发表示安慰。

那时还细瘦的格里安也会这样抓着阿诺背上的衣服,仿佛紧拽着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来着了?

阿诺一脸平静地抬起下巴,轻抵着格里安因为痛哭而颤抖的头部。

那个时候的格里安比现在还要瘦,尚未发育的身板比女孩子更显得单薄,总是睁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眸抬头一脸认真地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像阿诺一样高大?”

当时已经成年的阿诺最喜欢弯下腰逗一本正经的格里安,“永远作我可爱的弟弟不好吗?”

格里安会露出有些困扰又有些不甘愿的表情,赌气似的移开目光,“可是我也想像你一样。”

“像我一样?”

格里安抱着手臂看着一旁不吭声。

“格里安?”

阿诺微笑着直起腰低眼看向弟弟。

“……我看见你和女孩子们一起跳舞。”

“就像这样?”

阿诺说着牵起格里安的双手边摇摆,边转起了圈。

格里安有些惊慌失措地瞪大着眼睛看向哥哥,细瘦的身板被阿诺带起节奏转动着。

“想和女孩子跳舞,你可得先练习好舞步,我的弟弟。”阿诺的薄唇上弯起一抹恶作剧似的笑意,“比如说这个……”

他突然右手揽住格里安的腰,左手握起格里安的右手,来回交叉长腿轻点着步伐,带起慌张的格里安跳起了交谊舞。

格里安因为慌乱而微微红起了脸,他被高大的阿诺揽着,只能被动地努力跟上步子。

“一、二、三、四。”

阿诺温柔的嗓音在他头上响起,伴随着节拍带他走着舞步。格里安渐渐抓住了节奏,顺着阿诺念的拍子合上了他的步伐。

“很好,你很有天分,格里安。”

被夸奖而开心的格里安笑着抬头看向阿诺,“这也不是很难。”

阿诺微笑着忽然拉高了格里安的右手,带着格里安转了一圈。

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格里安没跟上脚步,身体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向一边,阿诺搂住他腰的手一用力,把格里安向前带进了阿诺的怀里。

“你要学的还很多,弟弟。”

格里安抬眼看向阿诺,长长的眼睫毛下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带着懵懂的无畏,却又在一个眨眼间流露出些许不安。

阿诺笑了笑,轻揉了一下格里安的头发,松开了怀抱。

他了解格里安,一个努力隐藏恐惧和脆弱的孩子,有一点点的神经质,还带有些执拗,缺乏安全感。

这或许和父亲总是严厉的态度有关。

因为瘦弱的个子,格里安还有些自卑。他总觉得自己不如哥哥高大,也没有哥哥那样优雅迷人的相貌和讨人喜欢的魅力。

阿诺最早发现了格里安身上的吸引力。毕竟他是被那双眼睛认真注视过最多次的人。很快的,等格里安再长大些,就会有很多女孩子爱上他那真挚而忧郁的眼神。

“你恨我吗,格里安?”

阿诺的声音依然平静,还带着他作为医生后一直以来的温稳语气。

格里安却像一只被猎人的枪声所惊吓的兔子,颤抖着离开阿诺的怀抱。

他的眼里不停地涌出泪水,因为哭泣而呼吸困难似地只能从喉咙里挤出变调的声音。

“不,不……”

格里安的不安和慌乱让阿诺想起了那个炎热的夏日。

他站在家里的楼梯下,格里安被女孩拉着上楼时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年格里安十六岁。

很多女孩子都开始把目光投向他。

可格里安还是认真而有些腼腆的样子,他只是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需要有人教导他。

之后,那天的女孩躺在阿诺的床上说,“天啊,他真是青涩得可爱。”

阿诺歪着头靠在支起的一边手臂上,微笑道:“格里安觉得快乐吗?”

女孩咯咯笑了起来,“他很聪明,没多久就找到了尽兴的窍门。”

阿诺满意地伸出手指,用指腹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脸蛋,“那就好。”

“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讨论格里安很奇怪吗?”女孩涂着红指甲油的手指抚上了阿诺的胸膛。

“会吗?他是我弟弟。”说完,阿诺低头吻上了女孩的嘴唇。

那柔软的身躯上仿佛还残留着格里安味道的痕迹。

“你想念过我吗,格里安?”

阿诺用双手轻捧起格里安的脸庞,低眼注视着泣不成声的他。

就如他见到黑尔嘉曾经这么捧着格里安的脸亲吻一样。

“还是迫不及待地宣告我的死亡?”

阿诺微笑地看着格里安因为痛苦而扭曲的模样。

“为什么不说话?”

格里安盯着阿诺重重地艰难喘着气。阿诺所说的一字一句都像一把插入他喉咙的刀。

“黑尔嘉还好吗?”阿诺轻抚着格里安的脸,仿佛仅仅是在诉说着关怀和爱意。

十九岁的格里安喜欢上了同龄的黑尔嘉,那过去总是追随着阿诺的眼神有了新的停留对象。

黑尔嘉不是他们所认识的最漂亮的女孩,可她却深深吸引着格里安。

就连阿诺也忍不住注意起她。

黑尔嘉有时会让他想起格里安。

他们有着相似的眼神,或许连性格本质里都有些许共通的东西。

阿诺不知道格里安钟情于黑尔嘉是否更多出于和同类相处的安全感。这是格里安在这个家庭里始终没能得到的东西。他渴望着父亲和母亲的关注,可他们的爱更多投入在长子的身上,能分给格里安的实在有限。阿诺是这个家里最疼爱格里安的人,然而他也知道格里安对他始终怀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格里安和黑尔嘉在一起很好。

只是在阿诺的眼里他们都太过脆弱。这种同类伙伴的关系太容易被动摇。

时局动荡的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有些患得患失。

在那次舞会上,阿诺邀请黑尔嘉跳了只舞。他搂着黑尔嘉的腰在舞池里转着,低头看向黑尔嘉道:“你有一双迷人的眼睛,黑尔嘉。真挚却有些忧郁。”

阿诺停顿了下,“是什么给你增添了烦恼?”

黑尔嘉望向阿诺,流露出了困惑和不安。

“真希望我能为你消解掉眼中的忧郁。”阿诺微笑着,“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来找我聊聊。”

能拒绝阿诺善意的人并不多,黑尔嘉心中的天平不久就倾向了阿诺。

得知订婚消息的格里安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低眼盯着自己握着的双手。

其他人都走了,只有阿诺靠在壁炉边看着他。格里安还没有祝福他。

“为什么……”格里安低声开了口,却还是没有抬头看阿诺。

“你为什么不看着我问,格里安?”阿诺微微偏着头,脸上还是他一贯的微笑。

格里安想要质问阿诺,却又害怕直接面对他。这一次如同从小到大以往的许多次一样,又是阿诺推着他向前一步。

格里安右手的手指不自然地抠进左手的掌心里。他的喉头动了动,慢慢抬起头,将目光对上了阿诺。

“为什么是黑尔嘉?”

阿诺的微笑慢慢消失在嘴角。他看着格里安,眼神里有一种奇怪的悲悯。

“黑尔嘉爱我。”

格里安紧抿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阿诺朝格里安走了过去,低眼看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眸。

痛苦,忧郁,愤怒,脆弱……那么多的词汇都不足以准确形容出格里安现在看着阿诺的眼神。

阿诺伸出手轻抚上格里安的颈后,拇指摩挲过那依然消瘦的脸颊。

“我爱你,弟弟。”

说完,他收回手,径直离开了客厅。

在那之后没过多久,战争爆发了。

所有人都被卷入时代的漩涡中,不知道明天的命运将会如何。

和黑尔嘉完婚后,阿诺和格里安就一起上了战场。

枪炮声仿佛是迎接世界末日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休止。

四处弥散的血腥味、硝烟味,一开始刺鼻的感觉到最后也渐渐麻木了。

生存成了每天最为重要的事情。

阿诺和格里安被分在了同一支部队。

他们一起面对了敌人的枪炮,一起目睹了战友的死亡。

在无助的深夜里,又一起被噩梦所惊醒。

战争魔鬼的碾压下,个人的一切都成了渺小而微不足道的。

火力交战后间歇的静谧是最可怕的,死亡的恐惧会在这时把人推向绝望的深渊。

战壕里残存的呼吸声也变得紧张和僵硬。

阿诺和格里安肩并肩地靠着,这个人间的炼狱让他们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一起。

“我们撑不过去了……”格里安的身体微微颤抖着,“阿诺……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阿诺转过身抓着格里安的肩膀,“看着我,格里安,看着我。”

格里安因为恐惧而茫然的目光重新聚焦在阿诺的身上。

“听我说,格里安,战争迟早会结束的。”阿诺抬手轻摸了摸格里安的脸,“我们一定会撑过去的。我们会活着,一起回家。”

格里安紧紧抱住了阿诺,就像儿时那样仿佛抓着他唯一的依靠。

然而,最终他们还是只有一个人回到了家。

“你为什么把我留下?”

阿诺平静地问道,用那被毁去的残败面容看着格里安。

这十几年来无数次萦绕在格里安潜意识噩梦中的情景此刻在他的眼前变成了现实。

格里安再也支撑不下去,他一下子跪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

原本灰蓝色的眼眸因为过度的哭泣而变得通红。

他只是太过恐惧,太过脆弱,在心理防线崩溃后选择了逃跑。

阿诺一直都知道,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弟弟。

格里安拉着阿诺那带了丑陋伤疤的手抵在额间,哽咽着已经连道歉的话都说不出了。泪水迅速打湿了阿诺的手指。

格里安在乞求阿诺的原谅,为这十几年来始终深埋于内心的负罪感寻求解脱。

阿诺只是伸出另一只手轻摸了下格里安的头发,“闭上眼睛,休息吧。”

格里安在阿诺的眼睛里读不出任何的情绪,“不……”他摇着头,抓紧阿诺的手哀求着,“阿诺……”

阿诺弯下腰在格里安的额头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然后缓慢而坚定地从格里安的手中抽回了手。

“不……不……”格里安颤抖着试图挽留阿诺,双腿却像有千斤重,让他没有力气爬起来。空荡荡的双手再也抓不住他曾经的依靠。

他看着阿诺转过身走向房门,“不要走……不……”

“哥哥!”

格里安最后的呼唤被关上的门隔断在阿诺的身后。

最终,格里安还是回到了阿诺的身边。

阿诺站在门外,把前额散落的发丝抹了上去,拿出眼镜重新戴在鼻梁上。

亚美尼亚人站在门边,手里夹着点燃的半截香烟。

他从怀里拿出烟盒,打开来递向阿诺。

阿诺微微一笑,拿了一根香烟含在嘴里。

亚美尼亚人收回烟盒,又掏出打火机,向前一步靠近阿诺为他点燃了烟。

阿诺轻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

“谢谢。”

亚美尼亚人自己也抽了一口,然后依旧用平常低稳的语气说道:

“您太客气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