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敦刻尔克](Collins/Farrier)Highway Style(现代AU)第六章

本来想截个本章涉及到的柯林斯跑步姿势参考图……就是杰克小哥在《丧钟》里的一段跑步镜头……结果为了折腾GIF把电脑搞崩了……还没搞成……心累……有兴趣那个跑步姿势到底啥样的可以去微博之类的找找有没有人发……或者直接去看《丧钟》……下一章估计没那么快出了……得先折腾好电脑……

~~~~~~~~~~~~~~~~~~~~~~~~~~~~~~~~~~~~~~~~~~~~

希望,永远是生命中无可比拟的珍宝。

有了它,我们才能直视黑暗,穿越困境,通往未来。

而生活也因此变得多姿多彩。

这就是柯林斯最近深切的感悟。

一个月前,他还在为了法瑞尔要结婚的事情而忧心忡忡,如今这却成了激励他的挑战。

毕竟当事人本人也说了,还没结婚,一切就都还不确定。

他还是可以继续和法瑞尔做朋友,一起吃个饭,一起聊天,一起兜风,等等。

他们还是有很多可以约会的机会。

虽然有些对不住对凡妮莎,但是正如丘吉尔那句话说的,我们绝不投降。

只是让柯林斯没想到的是,情敌会那么意料之外地自爆在他面前。

那天柯林斯刚和彼得一起从校外的一个信息工程研讨会出来,彼得正抱怨着柯林斯甩掉克莉丝汀的事给他和菲欧娜造成的影响。柯林斯突然抓住彼得,一起闪进边上的巷子里。

“什……?!”柯林斯按住彼得的嘴,偷偷探头看向前边的一男一女。

毫无疑问,女方就是凡妮莎。

边上的男人却不是法瑞尔,而是个精壮的黑人男青年。

而这个男青年正搂着凡妮莎有说有笑,然后……

柯林斯捂住了嘴。

他们给了对方一个告别的热吻,一个法式的……深吻。

好吧,至少在柯林斯的认知里,一般英国人不会在非酒精状态下对非情侣对象采用这种告别方法。

显然这就得出了一个推理公式。

法瑞尔可能被劈腿了。

法瑞尔和凡妮莎的婚约出现危机了。

法瑞尔会喜欢上自己。

等等,好像跳过了好多步。

总之,机会就这么被送到了柯林斯的面前。

剩下的只是如何跟法瑞尔说清楚这件事。

时机比柯林斯想象的更早到来。他甚至觉得或许上帝也改变了恋爱观开始帮助起他了。

法瑞尔竟然主动打电话约他出去跑步!

“你睡得起来吗?”

法瑞尔在手机里调侃道。

“当然!”

柯林斯信誓旦旦地保证着,立刻关了正玩到一半的战争之影。

“那明早见。”

法瑞尔笑了下,说完就挂了手机。

柯林斯激动地从椅子上弹起来,一下子踩上床铺蹦哒欢呼道,“这是个约会!这是个约会呀!!”

突然间他又想起了什么,赶紧从床上蹦下来扑到衣柜前掏起了衣服。

跑步,跑步,穿什么好呢?

连帽衫?t恤?运动裤?

衣服一件件地被柯林斯扔了出来。

还是穿运动服好了,长裤,显得腿长,又不会显得腿太细。

柯林斯小心翼翼地把选好搭配的衣服重新挂到了一旁,想起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要怎么把凡妮莎的事情告诉法瑞尔呢?

他应该说吗?

当然,这是他的机会。

可这也会很伤害法瑞尔的感情。

柯林斯躺在床上,把闹钟和手机都设置好叫早的时间后就开始抱着被子翻来覆去了。

一会儿想着法瑞尔为什么突然会约他明天跑步,一会儿又想着要不要和法瑞尔说凡妮莎的事,如果要说得怎么说才好。

他从来没有破坏过别人的感情。

哦不,这不叫破坏,他只是诚实地尽到一个朋友应尽的义务。

法瑞尔会作出什么反应?

万一他气不过跑去要打那个人怎么办?

自己可挡不住打过多年拳击的法瑞尔,估计只能拦腰抱腿了。

那个人感觉也很精壮啊,如果他反而打伤法瑞尔怎么办?

时钟嘀嗒嘀嗒地走着,丝毫不受柯林斯内心纠结的影响。

“所以,这就是我看到的情况。或许你们应该谈一谈?”

“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是充满质疑和愤怒,不管怎么说,千万别做傻事。”

“仍然有很多人在你身边,关注你……呃,关心你。”

柯林斯顶着两黑眼圈认真盯着眼前的树干道,

“你不是一个人。”

“我当然不是一个人。”法瑞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柯林斯紧张地一回头,额头猛地撞到了树干上,发出一声钝响。

他痛得捂着脑袋叫了出来。

“你还好吧?”法瑞尔哭笑不得地看着柯林斯抱住头痛得焦躁地原地转起了圈子。

“好了,好了,让我看看。”法瑞尔按住柯林斯的肩膀,“怎么有人傻到把脑袋往树上撞?”

法瑞尔拿开柯林斯捂着脑门的手,果然那里略红肿了一个包,还好不是太严重。他叹了口气道,“说真的,剑桥的高材生?”

法瑞尔拉起柯林斯的手重新按住额头,“你一早过来一个人对着树干念什么呢?”

“呃……”柯林斯支吾着,“……我在排练舞台剧!”

总不能说自己昨晚兴奋得几乎没睡,一大早就亢奋地提前跑来这演练怎么对法瑞尔说出真相吧。

“是吗?”法瑞尔扬起了眉梢,显然没有接受柯林斯的说法,“怎么没听你说还参演舞台剧了?演的什么剧目?”

“……罗密欧与朱丽叶!”

“你演谁?朱丽叶吗?”

“怎么可能!”柯林斯一被法瑞尔戏弄就又激动了起来。“我演的是……呃,神父。”

法瑞尔没再多调侃柯林斯了,“好吧,神父,脑袋还疼不?”

“好多了。”

“那我们准备跑步吧。”法瑞尔边说边开始做起了热身运动。

柯林斯学着他的样子也开始热身,假装不经意地瞄看了几眼那短袖t恤下胸部和胳膊隆起的线条,还有那五分裤下结实的小腿。

喉咙有些发痒的柯林斯低下眼盯着地面,暗自庆幸今天穿了长衣长裤,至少不会太暴露自己没什么肌肉的缺点。

“我们走吧。”法瑞尔做完热身运动,先跑了出去。柯林斯急忙追上,和法瑞尔并肩跑着。

这种新鲜又兴奋的感觉好极了。

柯林斯笑嘻嘻地跑在法瑞尔的边上,和他保持着一个节奏慢跑着。

他的目光移向侧边略下方,偷瞄了几眼法瑞尔的侧脸。

那个专注跑步的眼神也太帅了吧!

还有那个微厚的嘴唇,不知道吻起来是不是看上去的那么……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事情的时候。

当务之急是告诉法瑞尔,我很遗憾,但是凡妮莎似乎有你以外的热恋对象了。

柯林斯寻思着是不是该在下一个拐角假装若无其事地开始带入话题。

跑了一会儿,柯林斯的呼吸已经开始有些快。

法瑞尔转头看了他一眼,“想来点刺激的吗?”

“什么?”柯林斯话还没说完,法瑞尔已经冲了出去。

柯林斯立刻猛追起来,边跑边冲法瑞尔的背影喊道,“嘿,这不公平!”

“等你追上我再说!”法瑞尔头也没回地又加快了速度。

柯林斯用力摆动着双臂,紧跟在法瑞尔的后面。

风嗖嗖地掠过他的耳旁,扬起他的金发。法瑞尔和他一前一后地狂奔着,就像两架翱翔天空的战机。

即将到达拐弯处的时候,柯林斯大喊了一声,“法瑞尔!”

法瑞尔回头看了下,正瞧见柯林斯摆晃着双臂猛冲过来的姿态,忍不住笑了出来,脚步因此慢了一步。

柯林斯已经全力冲刺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我追上你了!”

法瑞尔停了下来,边喘着气边看着柯林斯笑出声,“你那是……什么……跑步姿势……哈哈哈哈……”想起柯林斯那仿佛撒开腿狂奔的金毛犬姿势,法瑞尔捂着肚子笑得痛苦。

柯林斯比法瑞尔喘得更厉害,觉得肺都要炸裂似的。他弯下腰按着自己的膝盖,抬眼不服气地看向法瑞尔,“至少……我追上你了!……在这个……不公平的起点后……”

“好吧,你赢了……”法瑞尔稍微平复了一点,“我们得走一走。”

柯林斯点点头,跟着法瑞尔慢慢走了起来。

或许现在就是个说的机会。

“法瑞尔……”柯林斯鼓起了勇气,“凡妮莎……”

“嗯?”一看到法瑞尔投来的目光,柯林斯的勇气瞬间又瘪了回去。

“最近……最近好像没怎么看到凡妮莎呀?”

“估计又在忙着研究烘焙店的新甜品了。”

“是吗?”柯林斯干笑了两声,“你们最近还有见面吗?”

“没有。”法瑞尔看了柯林斯一眼。

难道法瑞尔其实也有所察觉了?

柯林斯抓不准情况。

“呃,我有个朋友……”柯林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他有个女朋友,然后……有一天他发现他女朋友居然在外面和别人很亲密的样子……”

“多亲密?”法瑞尔继续走着。

“呃嗯……一个吻?”柯林斯眉头上挑道。

“一个吻。”法瑞尔目光犀利地盯着柯林斯。

“一个非常……深的吻。”柯林斯移开了目光。

法瑞尔停下了脚步,心想这孩子果然是被哪个熟女给骗了。他伸手安慰地揉了揉柯林斯的金发。

柯林斯习惯性地略低下头方便法瑞尔摸着他的脑袋。

“嘿,伙计。”法瑞尔开口道,“知道吗?你值得更好的。”

“什么?”柯林斯一瞬间紧张地以为法瑞尔知道了他的小心思。

“她不在乎你的感情,甚至伤害你的话,就不值得你爱她。”法瑞尔认真地看着柯林斯道。

“哈?”柯林斯懵了下,急忙否认道,“不不,不对,不是我!是凡妮莎!”话一出口,柯林斯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暗自咒骂着自己嘴怎么这么笨,这可不是个好时机啊!

“凡妮莎?”法瑞尔疑问地皱起了眉头。

“呃嗯……我是说……”柯林斯支吾了起来。

“我听到你说的了。”法瑞尔盯着柯林斯,不让他再遮遮掩掩的,“凡妮莎怎么了?”

“你先冷静地听我说,一定别冲动。”柯林斯谨慎观察着法瑞尔的面部表情,“我在一家咖啡馆门口,看到……凡妮莎和一个黑人男青年在一起,非常亲密。”

法瑞尔出人意料的一脸平静,“那个黑人是不是看起来比我高一些,很健壮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柯林斯惊讶道,“你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法瑞尔莫名其妙地看着柯林斯,“那是霍布斯。”

“你还认识他?!”柯林斯已经有些头晕了,“可是,他可是和你的未婚妻在咖啡馆门口舌吻呀!”

“谁的未婚妻?”法瑞尔总算清楚柯林斯误会了什么。“凡妮莎是霍布斯的未婚妻,不是我的。”

“可是老卡特明明说他的徒弟……”柯林斯这才恍然大悟,“霍布斯也是卡特的徒弟!”

法瑞尔点了点头,“他比我晚几年。”

“所以,凡妮莎不是你的未婚妻……”柯林斯激动了起来,“你根本没有什么未婚妻!”

“据我所知没有。”

“所以你……”柯林斯忐忑地又问道,“还是单身?”

“至少目前还是自由的。”

柯林斯觉得自己好像已经飘浮到了空中,他甚至快控制不住脸上笑歪的嘴了。

啊。

他突然想起来了。

“我没有喜欢上什么有夫之妇,或者什么年长女性之类的。”

“哈?”

“嗯,就是这样的。”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