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敦刻尔克](Collins/Farrier)Highway Style(现代AU)第八章

很小的时候,法瑞尔就意识到自己是大家俗称的“倒霉蛋”。

当然,没什么人敢当面这么说他,毕竟更多时候他还是大家眼里的“坏小子”。

那时候,他总是在父亲醉酒后的吼声和母亲的哭喊声中奔出家门。

天知道那会儿他有多瘦小。

十岁大的孩子细胳膊细腿的只知道没命似地狂跑。

然后,一晃眼的时间,已经二十三年过去了。

现在的他正抽着烟,靠在吉普车边等一个二十岁的大学生。

人生说来也是奇妙的很。

如果是三年前的自己肯定想不到今天的情况。

一群人从大门口走了出来,法瑞尔一下就注意到了柯林斯。

而柯林斯的目光就像事先约好似的在下一秒也转过来了,一张脸顿时跟向阳的向日葵般灿烂了起来。

他和同学打了个招呼,就立刻朝法瑞尔这边跑来了。

就像一只金毛。

法瑞尔心里默默想着,扔了烟头,用鞋底踩灭。

“法瑞尔!抱歉,你等多久了?”柯林斯白皙的脸上因为兴奋和刚才的小跑而泛着可爱的红晕。

“刚到而已。”法瑞尔忍不住顺势抬手揉了下柯林斯的金发。“上车吧。”

虽然认识了有一段时间,但柯林斯坐法瑞尔的车倒是头一回。之前就算两个人一起出去的时候也都是各自开车。因此一坐上副驾驶座,柯林斯就麻利地系好安全带,一脸开心和激动地看着法瑞尔。

“吃过了吗,女孩?”

法瑞尔微弯起嘴角,发动了车子。

“谁是女孩!”一如既往一逗就上钩的柯林斯反驳了下又乖乖回答道,“吃过了。本来还想讨论会能更早点结束的。你呢?”

“我也吃过了。”

“所以,我们打算去哪里?”柯林斯的声音里掩藏不住的期待。他才不会告诉法瑞尔自己已经幻想过多种多样的情景。

这可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约会!

没错,就在那个极为重要的吻之后。

柯林斯都不记得自己今天凌晨是怎么在激动的翻来覆去中睡着的。

“一个秘密基地。”法瑞尔想了想,居然也神秘了起来。

对柯林斯来说,单是共享“秘密”这个词语就已经是某种程度上亲密关系的象征了。

他居然真的,真的,告白成功了。

不对,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还没对法瑞尔说出来呢。反而是法瑞尔替他先说出来的,然后他点了头,然后法瑞尔就亲了他。

所以,这就是法瑞尔也喜欢他的意思了吧?

柯林斯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淋了蜂蜜的巨大棉花糖碗里,七上八下地踩不踏实,不过这种甜蜜的滋味真是太美好了。

如果再加点奶油就好了。

柯林斯盯着法瑞尔的嘴唇想到。

车子又开了一段时间到了一个河岸边。

夜色已经浓重,除了岸上的街灯外,只有夜空中几点微弱可见的星光。

附近没有什么人,浪花轻轻拍打着河岸的声音显得周围更加寂静。

法瑞尔和柯林斯在岸边点起了一堆篝火。

时不时吹来的晚风摇曳着火光,又扬起了法瑞尔身上的夹克衣领。

“我以前经常一个人来这里沿着河岸跑步,或者就只是像这样坐在这里。”

法瑞尔看向柯林斯,果然正对上一双专注凝视着他的眼眸。

法瑞尔微弯了下嘴唇,目光移向了眼前的火堆。

“卡特……”柯林斯望着火光映照下法瑞尔平静的面容,想起了卡特曾经说过那段糟糕日子的事情。

他又摇了摇头,“……没什么。”法瑞尔不说,他就不应该问。

“卡特怎么了?”

“没什么。”

法瑞尔微微笑着看向柯林斯,“……你是个好孩子。”

“……我不是孩子了。”柯林斯抱着膝盖埋进半截脸闷声道。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出来打拳四年了。”法瑞尔重新望向篝火,火光中似乎映出了那些过往的残影。“我父亲那时候已经死了十年。喝醉酒掉进河里淹死的。他以前喝醉了总是揍我和妈妈。”

法瑞尔停了一下,柯林斯并没有开口,他就自顾自地讲了下去。“我妈妈身体不好,得做几份工作养我。可是我又不听话,经常打架,也不去上学,最后就被学校开除了。然后我就跑来伦敦学打拳击,遇上了卡特。卡特是个好人,不过我还是没少惹事。”法瑞尔微扬起嘴角,可眉间却皱了起来。

“四年前因为打架我被关了半年,就在那段期间,我妈妈病死了。”

法瑞尔停了很久,“……我那时候觉得,生活他妈的就是一泡狗屎。出来后我不要命地打拳,也上了很多人,不管男的女的,我就只是……想耗尽一切。直到我因为比赛受伤再也没法打拳击,钱也很快被我花光了,我所拥有的……就是一无所有。我哭得跟个刚出生的婴儿似的。老好人卡特又把我这滩烂泥捡了回去,收留了我,教我修车,然后才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

“……你不是滩烂泥。”

柯林斯的眼眶早就因为泪水而通红,他吸了一把鼻子,又强调了一遍,“你不是滩烂泥。”

法瑞尔轻轻笑了一下,“……我们是不同类的人,柯林斯。”

他的眼神摇摆着最后看向柯林斯,“即使这样也没关系吗?”

柯林斯猛地抱住了法瑞尔,劲头大得直接把他扑倒在了岸边。

“怎么可能没关系?!你居然说自己是滩烂泥!是泡狗屎!即便是你自己我也不许你这么说!”

柯林斯压着法瑞尔气势汹汹地吼着。他抹掉眼角的泪珠,红着鼻子继续威胁道,“如果你胆敢再这么说……”

法瑞尔抬眼瞧着柯林斯苦笑道,“我可没说我是狗……”

他的话还没说完,柯林斯已经低下头用力吻住了他。

法瑞尔甚至感觉到柯林斯长睫毛上挂着的湿气。

这真是令人意外。

柯林斯的嘴唇一沾上法瑞尔就着迷又执着地吻着他的上下唇。

真是青涩得可爱。

法瑞尔轻抚上柯林斯的脸颊,微微张开了嘴。彼此舌尖相碰的那一瞬间,柯林斯猛地抬起了身子,瞪大眼睛盯着身下的法瑞尔,仿佛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在这里我也没关系。”

法瑞尔的话刚说完,柯林斯的脸蹭地一下子就全红了。他立刻爬起来坐到一旁抱住自己的长腿半天不说话了。

真好逗。

法瑞尔觉得方才谈起过往而有些郁结的心情已经完全被柯林斯给驱散了。

他从容地坐起身子,拍了拍衣服上的沙粒。

柯林斯看着法瑞尔那副淡定的模样,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法瑞尔微弯着嘴角,反问道:

“你觉得呢?“

柯林斯忍不住微撅起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喜欢我。”

“哈哈哈哈。”法瑞尔听完就笑出了声。

柯林斯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脸又红了起来,他争辩道:“我觉得你一直在看我!”

“你没一直看我怎么知道我一直在看你?”法瑞尔更乐了。

“我就是……”柯林斯又把脸藏在交叠的胳膊后面,低声道,“……忍不住注意到你。”

那长手长脚还努力蜷成一团可怜兮兮的样子真是令法瑞尔觉得又可爱又好笑。

他忍不住开口安慰道:“可能吧。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有种亲近感。你后来又一直找借口来搭讪我。”

“所以……”柯林斯抬起头,眼里带着因为按耐不住得意而闪耀的光芒,“你真的是对我一见钟情了?”

法瑞尔笑着不说话。

柯林斯盯着法瑞尔那弯起迷人弧度的厚嘴唇,又想起了刚才的吻。

那么柔软,那么醉人。

他开始后悔刚才为什么自己脑筋短路没有继续下去了。

“你又是什么时候发现喜欢我的?”法瑞尔见柯林斯半天不说话,开口问道。

“……我以前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同性恋。第一次见面时我还觉得你要是喜欢我就麻烦了,可是不知怎么地又想去试探你的态度,在意你的想法……”

“嗯……”法瑞尔看向柯林斯,“你还是个处?”

柯林斯脸红又有些好气地大声回道:“当然不是!“

“被年长女性给吃了?”

“……”柯林斯皱着眉头,憋了半天才鼓着嘴小声回了句,“……你怎么知道?”

他才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的第一次是被高中学姐推倒的。

法瑞尔听了柯林斯的回答,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抬手搂着柯林斯的脖子,感叹道:

“哦,柯林斯,你真是个天才。”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