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中秋短段子【默杏】月下琉璃

明月当空,徐风怡人,又是一年八月节。
琉璃树下,那一袭绿衣之人一如既往地手持着随身铜镜,站在那儿举目远望着清朗夜空。
正如许多年前,冥医见到他的那样。
“杏花,你看我很久了。”
身后那人的气息,默苍离早已熟悉得无需辨认。
“我说你的眼睛是长在后脑勺的吗!还有,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杏花!”
默苍离没有回应,只是低下头默默擦了擦铜镜。
冥医气恼地上前了两步。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怕你了哦!”
默苍离停下了手中的擦镜布,回过身来看向冥医。
夜风微微拂起他的衣裳,加上那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眸,让冥医有些底气不足地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怎……怎么样?”
月色下的默苍离看起来比平时更显清冷。
只见他缓缓开头道:
“杏花,月饼呢?”
“你你你……你再这样,明年我就不做月饼了!”
总是在口头上被戏弄的冥医恼怒之下,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对于他这种毫无震慑力的威胁,默苍离自然早已习惯,甚至还当作平常放松思绪的娱乐活动一般。
“和去年一样的威胁,何必浪费力气呢。或者,你更喜欢听我像娇姨那样叫你,小……”
“好了!别再说了!不就是月饼吗!”
冥医迅速地打断了默苍离的话。
认识了这么多年,明知道和墨家钜子斗嘴是一件愚蠢的事,他有时候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偏偏自己就这么心甘情愿地栽进去。
不知第多少次反省自己的冥医还是老老实实地去端了一碟月饼过来。
琉璃树下不远处,他早就布好了桌椅和茶果。月饼上桌后,这就算齐全了。
见冥医布置好了,默苍离这才走过来入座。
“至少吃月饼的时候可以把你那个铜镜放下吧?”
冥医一边说着,一边拿过一个月饼用刀切了起来。
默苍离看了看对面低头认真切月饼的人,难得听话地把铜镜收了起来。
桌上的月饼是他喜欢的莲蓉蛋黄月饼。
不过,严格说来,他喜欢的是没有蛋黄的莲蓉蛋黄月饼。
“给你。”
冥医已经熟练地把月饼切好了。蛋黄留在他自己碟子里,剩下的被他分成小块装另一个碟子递给了默苍离。
默苍离拿起月饼的时候,冥医又为他的杯子也倒上了茶。
“其实,我可以做不放蛋黄的莲蓉月饼。”
默苍离手里的月饼到了嘴边,停了下来。
“那样不好吃。”
他淡淡回道,然后把月饼吃了下去。
还是一如既往清甜不腻的味道。
默苍离毫不怀疑,即使冥医不作大夫了,肯定也能作个好厨子。
“反正你也不吃蛋黄,还不都是我吃的。”
冥医边说着,边拿起碟子里的蛋黄塞进嘴里。
“……而且你吃的又不多……多做的也被我拿去送人了。俏如来喜欢吃栗蓉的,师娘喜欢吃豆……”
冥医的话还没说完,默苍离忽然靠了过来,伸出手指抹掉冥医嘴角上的残渣。
“我只吃莲蓉蛋黄月饼。”
他淡淡地强调道,然后把手指上的蛋黄残渣吃进嘴里。
“…………”
冥医轻扶着额头,不知道这时候是该抗议默苍离麻烦的月饼口味,还是该对他突来的举动表示惊讶。
所以,你不是能吃蛋黄的吗?!
那干嘛每次都要我费力把蛋黄挑出来!
不要随便就把手伸过来啦!
虽然他们之间早已熟悉得不分彼此,但对一贯淡漠的默苍离偶尔表示出的亲密,冥医还是难以用平常心一一对待。
“杏花,你的耳朵红了。”
作怪的罪魁祸首偏偏还要用那淡淡的低音提醒这个事实。
“闭嘴啦!”
冥医粗声回道:
“你再说,蛋黄自己吃!“
听到冥医这么说,默苍离机智地选择默默拿起茶杯喝茶。
一时间,两人都没再说话了。
晚风吹来,夹杂着秋虫的鸣叫声,显得一派宁静平和。
冥医端起茶杯,看着对面安静喝茶的默苍离,一时竟忘了将茶杯凑近嘴边,只是这么看着对面的人,没有言语,没有动作。
默苍离抬起眼,和冥医的眼神相汇到了一处。
冥医微眨了下眼,把茶杯放下,转而望向默苍离身后的琉璃树,轻叹道:
“好久没有这么平静的日子了。”
默苍离看着冥医,淡淡回道:
“你不是一直就想过这样的日子吗?”
“是啊……你不再有那么多的背负,这棵琉璃树上……也不用再添新的琉璃串……我一直,一直都希望这一天的到来……”
“杏花。”
默苍离伸出手,轻轻覆在了冥医的手背上。
冥医难得没有因为称呼问题又恼羞成怒。
“这样的日子很好。”
默苍离轻声道。
“嗯。”
冥医微微回握着默苍离的手。
感受到冥医掌心的温度,默苍离望着冥医,嘴角轻弯起了一丝笑意。

中秋月圆人团圆。对他们两人来说,只要有彼此相伴,何时何处不圆满呢。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