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十三

【BS/蝙超】韦恩老爷们和肯特先生们 第五章 布鲁斯·韦恩的约会(下)

警告:

本篇文章走短小OOC风……蜗牛更新速度……恶搞吐嘈不喜者勿入……OOC请勿打死,情节硬伤请勿打死,文笔渣请勿打死,如拆逆CP请速速退离。出现任何生理或心理不适症状,作者概不负责。

~~~~~~~~~~~~~~~~~~~~~~~~~

B1老爷和C1小记者的约会最后一部分~XD





~~~~~~~~~~~~~~~~~~~~~~~~~~~~~~

阿福还记得,为托马斯·韦恩夫妇送葬的那一天,他牵着小布鲁斯的手,走在队伍的前列。

在那一夜之前,布鲁斯是那么的幸福,似乎从出生开始就深受上帝的眷顾和宠爱。

在那一夜之后,布鲁斯则仿佛被上帝遗弃在了那个肮脏黑暗的巷子里。

哥谭从此不再有光明。

阿福握紧这个可怜孤儿的手,试图将他拉出幽暗的蝙蝠洞。

没想到,孤儿早就跟蝙蝠成为了一体。

他无能为力,但至少能尽职地陪他年轻的主人一起待在黑暗中。

他曾经希望布鲁斯像个平常的普通人那样,娶妻,生子,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或许不一定完美,但至少能给布鲁斯的心灵一些温暖慰藉。

“黑暗永远都在那里,阿福。”

“但至少我们能够待在黑暗里注视光明,先生。”

许多年过去,那个带着泪痕努力控制颤抖的孩子早已长大。

那个属于普通人的梦也早就一去不复返。

一个个女人,在布鲁斯的生命里要么一闪而过,要么稍作停留却仍然成为了过客。

阿福注视着这个蝙蝠黑影又一次融入哥谭的深夜里。

直到那一天,那个红蓝的身影破开阴霾的云层,披着阳光从天空中飞来。

阿福能够理解那些被超人拯救的人的心情。

他代表着光明。

他代表着希望。

当蝙蝠侠注视着超人的时候,他在注视着光明。

而阿福,在注视着希望。

 

不得不说,每次布鲁斯为克拉克·肯特的事而烦恼甚至失去一贯的冷静和理智时,阿福都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甚至想掏出手帕来抹上两滴眼泪。

虽然对象是个男人,还是个外星人,甚至是个拥有轻松毁灭地球能力的超强外星人,但总比让布鲁斯最后成为一个孤僻的老顽固好。

而且感谢上帝,克拉克是这么一个正直善良的好孩子。

配布鲁斯真是有些……

想起布鲁斯盯着克拉克照片的样子,一边擦着氪石保险库的管家内心不禁有些小小的负罪感。

哦,肯特先生,布鲁斯是真的很喜欢你。

收拾完蝙蝠洞,管家回头看了一眼蝙蝠战衣。

布鲁斯是不会欺负肯特先生的。

那可是超人,也欺负不了不是吗?

……嗯,应该吧。

最后瞥了一眼氪石保险库,阿福就转身离开了。

布鲁斯今晚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进来随便坐吧。”

克拉克抱着东西打开了家门。

在购物中心买完一些必需品后,他和布鲁斯回到肯特家时已经靠近傍晚了。

布鲁斯有些好奇地走进了房子。

因为要转手出去的缘故,早被收拾过的屋子里已经没有多少日常生活的痕迹了。

不过看着那温馨的墙纸、窗帘,还有那些家具跟摆件,布鲁斯可以想象得出,这个屋子原来的女主人所投入的爱是多么的温暖。

不像韦恩老宅,总是显得太过庄重。

只剩下布鲁斯和阿福以后,更显得太过空旷和寂寞。

“这是你的?”

布鲁斯指着门柱边淡淡的划痕问道。

“啊,以前每一年生日,爸爸就喜欢让我站在这里,量一量我又长高了多少……”克拉克走了过来,轻轻抚摸着划痕边上铅笔标注的数字。

“看来,我17岁以后还长高了不少。”克拉克微笑道。

数字只停留在了17。

那一年,克拉克的养父因为突发心脏病而过世。

在布鲁斯记忆中那段美好的时光里,父亲也曾摸着他的头笑着夸奖他长高了,而妈妈会端来他最喜欢吃的小甜饼作为奖励。

“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泡杯咖啡。”

说完,克拉克转身要走。

布鲁斯拉住了他的手。

“不急,我还不渴。”

“哦,呃嗯……”

克拉克有些紧张地看了下布鲁斯没有松开的手。

“你不想陪我再到处看看吗?”

“不,怎么会,我是说,当然可以。”

布鲁斯笑着松开了手。

“你爸爸盖了这座房子?”

“不,我爷爷。他和奶奶带着儿子来到这里,建了这个农场。”克拉克看向窗外的玉米地。“之后儿子长大成人,遇到了他生命中的女神。他们结婚多年可惜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直到有一天,夫妻俩在回农场的路上捡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怪力小男孩。”

克拉克笑了笑,“听说我小时候踢坏了不少儿童床。”

“一个调皮的男孩?”布鲁斯轻挑眉梢调侃道。

“不完全是。”克拉克有些无奈地扶了下眼镜。“我可以轻松跳上自己家的房顶,用比火车还快的速度跑过自己家的玉米地,但是在学校,我必须隐藏……事实上,克拉克·肯特只是学校里不起眼的小角色。我甚至进不了橄榄球校队,只能做个打杂的。”

“你的拉娜也没注意到你?”

“她不是我的拉娜!”克拉克有些紧张地微红了耳朵,“我和拉娜什么事都没有。当然,她是个好女孩。大家只会把球衣丢给我洗的时候,只有拉娜还会邀请我一起去玩……”

注意到布鲁斯笑着注视自己的目光,克拉克再次认真声明道:“仅此而已。”

布鲁斯轻笑着摇了摇头,“所有人都爱超人,但是没几个人会注意到克拉克·肯特。看来你从小的伪装能力就相当不错。”

“论伪装能力,谁又会想到冷硬的哥谭义警蝙蝠侠就是哥谭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呢。我想你小时候的伪装能力也很不错。”克拉克扬起嘴角回道。

他的话落下后,布鲁斯只是微微笑了笑。

克拉克瞬间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小心越过了界线。

“这是你的房间?”
布鲁斯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颇有兴趣似地走进了克拉克的房间。

“是啊。”

“你还在墙上贴了星空图。”布鲁斯轻笑着回过头。

“嗯,小时候我就很喜欢这个。”克拉克低下头扶了扶眼镜,试图掩饰内心还未平复的失落。

“嘿。”布鲁斯按住了克拉克抬起的手,“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为什么还要一直戴着那副眼镜?”他一边说着,伸手摘下了克拉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那双地球一样蓝的眼眸再没有遮掩。

布鲁斯静静凝视着克拉克的双眼。

“……这感觉有些奇怪。”克拉克被布鲁斯看得有些不自在。

“有什么奇怪?”布鲁斯微笑道。

“不是以超人的身份,这样……没有眼镜的间隔。”

“我是在和克拉克·肯特说话。”

布鲁斯朝克拉克走近了一步。

“但我也在和超人说话。”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那坚定的双眼,微张了张嘴。

“那么,我能和布鲁斯·韦恩说话吗?”

话刚说完,克拉克就后悔了。

“抱歉,我还是去给你泡杯咖啡吧。”

克拉克逃离了房间。

布鲁斯看着门口,自嘲般地微微笑了笑。

 

窗外的太阳已经渐渐低垂。

橘色的光斜进了屋内,给墙上的星图披上了一层柔辉。

布鲁斯望了望窗外,从另一侧开门走了出去。

太阳已经落到了远处小森林的上方,敛去了刺眼的光芒,仿佛一轮橘色的圆月。

很快的,夜晚就将来临。

而那是布鲁斯更为熟悉的。

傍晚的风有种令人愉悦的清新感。

布鲁斯靠在玉米地边的栅栏上,远望着夕阳渐渐地下沉,完成白天与黑夜的交接。

如果说光明与黑暗之间有个中间地带的话,布鲁斯一直觉得或许它应该是灰色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带着暖意的橘色柔光,仿佛光明温柔地拥抱了到来的黑暗。

克拉克端着咖啡走了过来。

他把咖啡递给布鲁斯,轻轻靠在了布鲁斯身旁的栅栏上。

“我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学掰玉米,我用的劲太大,直接把玉米都捏碎了,弄得自己一身狼狈。爸爸说,当你希望得到什么的时候,你应该更加慎重地对待它。”

克拉克停了停,“我想,或许我还是没有做到爸爸所说的。”

布鲁斯沉默地望着远方。

克拉克有些紧张。

一会儿,布鲁斯才缓缓开口。

“我还记得……”他微微笑着,用怀念的口吻说道,“小时候阿福教我骑马,让我骑着一匹灰色的小马驹。当时我兴奋极了,不管不顾地就乱冲了起来,最后从马上摔了下来,一身泥泞还扭伤了脚踝,之后阿福再不肯教我骑马了。”

“这件事情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你希望拥有什么,首先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好它。”

布鲁斯喝了一口咖啡。

“你说你在学校必须隐藏……”布鲁斯继续说道,“我也是一样。不过你隐藏的是你的能力,我隐藏的是我的愤怒,我的恐惧。”

克拉克安静地用眼神安抚着布鲁斯。

“有很长一段时间,愤怒和恐惧让我变得强大。”布鲁斯淡淡说道,“它帮助我度过了最糟糕的那段时间。“

“……愤怒和恐惧并不是一切。”克拉克低声道。

“它帮助我适应了黑暗。”布鲁斯遥望着那已开始沉入森林的落日。”当光明逝去,人们必须懂得如何在黑暗中生存。所以我们有了火,有了电,能支撑着我们等候黎明的到来。“

布鲁斯站直了身体,“我无法成为希望,但至少我能在黑暗中守护着人们去保持希望。”

他转过身看向克拉克。

落日的余辉正照耀在对方雕刻般的面容上。

正如那一日,他破开哥谭的阴云朝布鲁斯飞来的时候。

光明永远与超人同在。

“……你说的对,愤怒和恐惧并不是一切。”布鲁斯凝视着克拉克道,“最重要的,是永远活在黑暗中的勇气。”

而蝙蝠侠永远会在黑暗中。

“这就是你想谈话的布鲁斯·韦恩。”布鲁斯目光诚恳地微笑道。

克拉克望着布鲁斯,许久,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说的不对。”

“……对我来说,你就是希望。”克拉克走近布鲁斯,“是你让我见到了人类所能达到最美好的可能性。而我所希望守护的,就是这个可能性。”

“布鲁斯。”克拉克微微弯起那双温柔的蓝眼睛。

“你就是我的希望。”

布鲁斯望着克拉克,略扬起了嘴角。

即使在黑暗中,我们也能注视着光明。

阿福果然总是对的。

“头低下来一点。”

“?”克拉克微低了下头。

布鲁斯一手按着克拉克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嘴唇。

“晚上我能留下来吗?”他微微笑道。

“……如果,如果你想的话。”

克拉克有些脸红。

“咖啡凉了,我帮你重新冲一杯。”

“哦,我已经开始饿了。或许我们可以开始准备晚餐?”

 

 

深夜的小镇农场,在不知名的虫鸣声中反而显得格外的寂静。

这样的夜晚,布鲁斯已经许久不曾有过。

克拉克在他的身旁已经沉沉睡去。

布鲁斯靠在枕头上,借着如水的月光看着克拉克宁静的面容。

他弯起手指轻抚着克拉克的额头,然后俯身在那一缕卷毛上落下了一个吻。

有个好梦,克拉克。

接着,布鲁斯也躺了下来,搂着克拉克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

 

B2:……

B3:……

B2:B1呢……

B3:……听说他去了小镇。

B2:我就知道他闷声不吭的其实下手最快!阿福!给我接星球日报的电话!

 

~~~~~~~~~~~~~~~~~~~~~~~~~~~~~~~~~~~~~~~~~~~~~

 

下一章:克拉克·肯特的采访

 


评论(22)

热度(93)